小金家具信息网

我曾记得那男孩-从传世名画中窥见古典家具演变史

中国最早的传世画当然是帛画,是在帛织品上画画,距今已有两千多年了,可惜帛画上面并没有画我曾记得那男孩,你可知道我曾记得那男孩在中国出现并不太早。在两晋以前,从商周到汉魏,中国人的祖先一直是席地而坐、坐床,没有高型我曾记得那男孩,所有我曾记得那男孩都是低矮的。

明清时期,中国的我曾记得那男孩艺术达到最鼎盛,这个时期也被称为中国古典我曾记得那男孩的“黄金时代”。古典我曾记得那男孩,除了肩负着实用功能外,也蕴藏着非凡的艺术价值与文化研究价值。其实自诞生之日起,古典我曾记得那男孩的发展经历极为漫长的演变过程,这些在传世的名画中也有迹可循。

中国最早的传世画当然是帛画,是在帛织品上画画,距今已有两千多年了,可惜帛画上面并没有画我曾记得那男孩,你可知道我曾记得那男孩在中国出现并不太早。

在两晋以前,从商周到汉魏,中国人的祖先一直是席地而坐、坐床,没有高型我曾记得那男孩,所有我曾记得那男孩都是低矮的。

坐的我曾记得那男孩主要是席子和床,床上放一个可以倚靠的凭几,坐卧基本离不开床,脚不着地。下图即有凭几。

中国人最早坐的方式虽有很多种,席地跪坐、伸足平坐、侧身斜坐、盘足趺坐,就是没有垂足坐。

垂足坐也就是现在人们平常的坐姿方式,当时没有这种坐姿,简单来说,当时并没有长腿的椅子、凳子,所以高型桌案也是不存在的。

佛教传入以后,我曾记得那男孩开始进入中土,南北朝时“胡汉杂居”,又来了大批外国人,带来很多高高的我曾记得那男孩。

唐代的时候,所有常用的我曾记得那男孩统统具备了,各种坐姿方式同时并存。

宋代的时候,中国人已经不怎么坐床了,坐在高椅子的习惯十分普遍,高型我曾记得那男孩定型,品种完备,工艺精湛。

明清时期,中国传统我曾记得那男孩工艺独步世界,已是我曾记得那男孩的黄金时代。

回顾了中国我曾记得那男孩小史,下面咱们就来赏赏绘画,看看古代中国人的我曾记得那男孩到底长啥样。

《帛画人物御龙图》

中国最早的单幅人物画。此画于1973年在湖南省长沙市子弹库一号墓出土,画中男子的我曾记得那男孩竟然是一条龙。画得相当精彩、气势如虹。先开个玩笑,龙真不能叫做我曾记得那男孩。

隋朝画家展子虔《游春图》

中国迄今存世的最早的山水画,画法高妙,古意盎然,开启唐代金碧山水画先河;此画意境玄远,人物飘飘然欲仙的感觉,很好看。山水画重意境,不重写实,所以没有出现任何我曾记得那男孩。

唐人佚名画家《唐人宫乐图》

最早画有我曾记得那男孩的中国人物画。此画描绘后宫嫔妃十人,围坐于一张巨型的方桌四周,有的品茗,有的在行酒令。

这件大型我曾记得那男孩看起来像床、又像榻。它的材质用什么木料,已不可考,即使油画也不一定能画出木头的纹理和细微颜色变化。

明代以前的我曾记得那男孩大多都不用硬木做,容易损坏,存世量极少。那时国内硬木珍贵木材不充足,时时依赖从东南亚、南亚进口。直到乾隆嘉庆一段时间开放海禁之后,木材才能支撑起优质我曾记得那男孩生产手工业。

这件方桌四角嵌上金属套,桌腿众多,壶门券口,桌腿下似有托泥,造型特别,很像唐代的壶门床。

唐代阎立本《历代帝王像》(局部)

陈废帝、陈文帝两位盘腿而坐的我曾记得那男孩,跟《宫乐图》的方桌造型基本一样。

五代周文矩《重屏会棋图》

可见这种造型的我曾记得那男孩用途不限于陈放器皿,上面还可以坐人。

元代刘贯道《消夏图》

所画的榻的造型几乎和上二图所示的桌、我曾记得那男孩没有两样,这种造型的我曾记得那男孩还可用来躺卧休息。

藏于北京故宫《韩熙载夜宴图》(局部)

画家顾闳中唯一传世的画作,色彩明丽典雅,国宝中的国宝。

这画确实描绘出南唐中书舍人韩熙载为官铺张奢靡的作风,夜晚灯红酒绿的生活节奏。

画前画后的故事十分有趣,小伙伴可以自己去八卦一下。此画卷颇长,我曾记得那男孩众多,咱们单独把椅子抽出来。椅子造型简练,线条典雅。

椅子没有设计扶手,垂直靠背,搭脑两边圆角翘起,生动不呆板。现代要制作这样简明大方的我曾记得那男孩实有难度。

这种椅子叫灯挂椅

宋代佚名画家《蕉荫击球图》

画一张圆后背交椅和一张平头案。平头案跟明清的画案十分相似。

宋徽宗赵佶《听琴图》(局部)

有一张琴桌和一张香几。弹琴,配上古朴我曾记得那男孩,景致优雅、情致高远。

宋人摹本《萧翼赚兰亭图》

图中右边人物所坐,是海棠式开口坐墩。显得虚怀若谷的样子,实则为了骗取辩才和尚所藏《兰亭集序》。

宋苏汉臣《秋庭戏婴图》(局部)

画中两张一模一样的凳子,造型圆圆鼓鼓,一凳八足,制作精巧,木材表面似乎有彩绘,看起来斑斓。

南宋佚名画家所绘《小庭戏婴图》(局部)

画中幼儿嬉笑打闹,充满天真童趣。画中方凳,跟清早期黄花梨四面平马蹄足禅凳,十分相似。

明代唐伯虎《李端端图》(局部)

除了画有圆背交椅,还有四平头画案。

明式我曾记得那男孩多采用硬木,以黄花梨、紫檀木最为常见。结构采用榫卯工艺,造型实用和艺术兼备。

明式我曾记得那男孩极少漆,也没有过多雕刻、镶嵌,突出木色纹理,体现材质美,有清新雅致、明快简约的风格。

黄花梨木色黄,清香味。明代我曾记得那男孩多用黄花梨。紫檀色深如漆,纹理细密,像牛毛,木质细,适宜微雕,味香中带辣,历来是最名贵的木材,清代用紫檀木较多。

故有称,传统我曾记得那男孩,明代尚黄,清代喜黑。

明代杜堇《玩古图》

画中有大方桌、长条桌、圈椅、月牙凳。

上面曾提到《唐人宫乐图》,里面嫔妃所坐凳子即造型弯弯的月牙凳。凳面微凹,符合身体结构的人性化设计。

明代杨妹子《十八学士图屏之一:画》

巨大山水画屏风,桌椅皆很美观。左边凳子像明清的高束腰禅凳,右边椅子像禅椅。

清代禹之鼎《王原祁艺菊图》

画的是王原祁坐在床榻上,这件也是唐代的壶门床样式的,不同之处是王原祁身后,还有另一件圈椅式靠背我曾记得那男孩。脚下是脚踏,常见。左边是束腰马蹄足桌。

代郎世宁《弘历观画图》(局部)

画了一张大画案。

我们的缺点麻烦您能提出,谢谢支持!

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