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十九卷:第八章 蜕变重生

时间:2018-08-10
对于闯进来的黑龙会士兵而言,他们实在非常荣幸,能够见到这样的一幕景象。
  在幽暗的斗室里,一名美得出奇的英艳少女,穿着一件大胆惹火的武斗袍服,裸露着又白又亮的雪嫩肌肤,娇喘连连,媚眼如丝,正分张双腿跨坐在背后男人的大腿上,小巧圆润的美臀向后微翘,匀称细緻、雪白浑圆的美腿,因为胯间承受的冲击,颤抖着修长的弧线,抖动着鸽乳雪臀,与男人作着紧密的结合。
  黑暗的斗室里别无光源,少女雪盈的肤光、武斗袍服上流转的魔法莹芒,结合成瑰丽奇幻的色彩;士兵们发着粗重污浊的喘息,目光不断地扫视少女的裸裎肌肤,尤其是紧紧盯向两具肉体的结合处,看黑黝黝的肉茎在金黄嫩草中抽插,频频翻出白色的泡沫,更偶然乍见红嫩的肉缝翻出。
  士兵们看得神驰目眩,浑然不知道他们的灼热视线,更形催发了少女亢奋的云雨春情。羞愤欲死的耻辱、紧张而绷到极限的情绪,令肉体处于高度敏感的状态,即使想用理性去克制,但因此溃堤而出的情慾却一发不可收拾,让羽虹那一声凄厉尖叫,很快在男人们的污秽目光中,转为悠长满足的歎息。
  「哦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  对羽虹肉体变化最有深刻了解的,就是正享受着她火辣香躯的我了。
  在士兵们破门而入,羽虹理性崩溃而尖叫的瞬间,她湿滑的花穴中有一圈柔嫩肉壁,柔软滑腻,紧紧包夹着我的肉茎,那种紧得令人窒息的极限快感,险些让我爽得上了天堂。
  不由分说,我双手扶在羽虹的纤腰上,拉按着浑圆的美臀迅速下沉,肉菇再次突破嫣红的膣肉,深入温热湿暖的花穴;畅美的快意,立刻让理性崩溃的羽虹获得宣洩,雪白圆润的美臀往后迎顶,让我一再深入她紧窄的花谷,为自己追求着更强烈的快感。
  「看到了吧?小淫女看到这些男人的眼神了吧?这么多男人都用下流的眼神在看你,你是他们的性感女神,他们每个人都想要上你!这些眼神有没有让你更快活?你有没有为此骄傲?嗯?」
  肉体的敏感与紧绷,透过我的言语引导,化为足以烧燬理性的高潮,将会永远烙印在心灵深处,与人格结合。
  我口中说话,扶在羽虹纤细柳腰上的手,掀起赤红色的衣袍下摆,将她修长姣好的粉腿分张开来,配合着兴奋地猛烈抽插,撞得她白皙浑圆的美臀发出「啪!啪!啪!」的肉体碰撞声,圆润小巧的双峰,随着节奏,上下起伏、不停来回震荡摇晃。
  承受着众多满载污秽肉慾的视线,更从那些如癡如醉的眼瞳中,看见自己淫蕩地打开雪白双腿,扭腰摆臀,让瞧不见面孔的男人从后面干着,被他握着浑圆的美乳,搓揉掐捏,将武斗袍服包裹中的火辣女体,摆弄出种种性感撩人的淫乱姿态……这一幕幕情景密集输入羽虹的意识,终于令她发生如蝶破蛹般的蜕变!
  「……你不要忘了,正义与力量是……」
  我贴在少女的耳边,正想用反覆洗脑的老方式,说出贯彻她正义意志的话,但却被羽虹的动作打断;纤细手臂后伸勾住我的脖子,柔弱无骨地仰躺进我怀里,倾斜着半裸的香躯,向着前方目瞪口呆的士兵们,摆出一个极度妖媚的撩人姿势。
  「看我!再多看我一眼……你们的视线让小淫女好刺激、好快活……嗯,看着我……这个男人是不是作了你们想做的事?他在肏我!他在干我这个小淫女啊!嗯啊啊啊……干我要更深一点……小淫女想要再骚一点……」
  粗俗而浪蕩的言语传入耳中,纤细的手臂勾在我脖子上,翘挺的美臀缓缓前后摆动,我被湿暖的软肉紧紧包裹,强烈的快感直冲大脑,侧眼瞥向羽虹,只见她娇靥晕红,双眸微张,发出如细蚊般的甜美轻哼。
  「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请看着我,小淫女最喜欢大家看她下流的身体了……
  啊……看我的胸部,看我的小屁屁……看看这个男人……怎么操我……嗯啊啊啊……小淫女要把腿张开了……」
  一声声娇媚无比的娇哼,让人们的慾火炽烈燃烧,斗室内气氛如被引爆的炸药般,士兵们陷入一种狂乱的亢奋状态,不少人甚至忍受不住,把手伸进自己裤子里,疯狂地自渎。
  斗室内瀰漫着男女交合所散发的淫靡气息,那种彷彿罂粟花般的熟艳香气,让所有人都失去理智,为着唯一的性感女神而迷醉。
  「……看我们……看看我们结合的地方……对,就是这里……看这头禽兽怎么插我、搞我啊…嗯…」
  发着像是要哭出来似的媚叫,羽虹脸上洋溢的淫蕩羞容,我曾看过一次,是在南蛮那场赤裸球赛的最后,神智迷乱的羽虹,露着癡傻的艳媚笑靥,渴求着兽人们的性器。但与那时她仍流下眼泪、有些自暴自弃的意味相比,她现在给人的感觉,就像是一朵吸着肉慾淫蜜而盛放的妖花!
  犹带着几分生涩的羞怯,行为却大胆浪蕩,不再是委屈地抗拒堕落,而是打从心底去享受欢愉;浑圆小巧的鸽乳激烈摇摆,金黄秀髮更是飞扬飘散,更添几分狂野风情,盛放而灿烂的妖花媚姿,淫艳得令人无法移开视线,恍惚中,就连她粉嫩白皙的肌肤,都开始隐隐泛起红光。
  一手栽培出这朵妖花的我,同样受到媚惑,不能自拔地拜倒在其魅力下,两手死命抱紧了少女的小巧美臀,狂野抽插;羽虹姣好的雪白双腿,随着频繁的顶撞而不停摇晃,湿滑的黏液不断从接合处喷挤涌出,在淡淡红芒的照映下,顺着她纤细光滑的美腿直流而下,滴落在地板上。
  「……哦嗯嗯嗯……再多看我一眼,看我的身体……小淫女要高潮了,啊~~!」
  情慾的绝顶浪潮,在这一剎那来临,将少女送上了愉悦欢喜的颠峰,她涨红着俏脸,发出最狂乱的哭声,雪白粉腿控制不住地颤抖着,子宫里涌出了大量滚烫的淫汁,大量淫蜜顺着粉红肉缝涌了出来。
  把羽虹的媚态尽收眼底,我也达到了高潮,低吼着在同一时间放鬆了精关,把白浊的慾望畅快淋漓地喷放了出去。
  眨眼间,如同一轮红日般耀眼的赤芒,笼罩了整个斗室,朝外扩散出去!
  变化发生得太快,那一瞬间的记忆,我不是记得很清楚,最深的印象是看到几个士兵自渎到射精,但是才喷射出来,红光就笼罩了他们,跟着一阵混乱后,这间舱房的四壁都焦黑冒烟,而那些闯进来的士兵都成了重度烧伤伤员,倒滚在地上哀嚎。
  「嘿!你们这些家伙,以为看好东西是不用花钱的吗?告诉你们,春宫秀不是随随便便可以看的!」
  这些风凉话对死人没多大意义,在我把话说完的时候,最后一名三级烧伤伤患也断了气,他们都是被羽虹身上炽放出的火焰真气给焚杀,但从火焰威力只能造成重度烧伤致死,却无法第一时间将他们烧成焦尸或灰烬,羽虹如今的力量,大概是第六级中的佼佼者。
  最靠近火焰源头的我,反而一点事情也没有,这其中当然是有些道理,但我一时间却无暇去思索那些学理,因为造成这场骚动的羽虹已经不见,在红光盛放、我也射精于她体内的同时,她就像是一头一飞沖天的凤凰,穿破上方屋顶消失了。
  从外头的人声嘶喊与浪涛声音来判断,这艘船应该已经靠岸,换言之,我们应该已经抵达公园岛,而环岛周围的暴风雨天险也被破去了。
  (臭婊子,自己跑路,也不拉我一把!早知道就把你淹死在海里!)
  我心中有着不满,但当前最重要的,是找路开溜。匆匆偷了件黑龙会士兵的服装换上,我急急忙忙溜到甲板上,只见五艘大船在海岸边排开,旗帜鲜明,人强马壮,确实是黑龙会的舰队雄兵。
  天海幻僧似乎离开了旗舰,来到了岛上。我之所以感应到他的理由,是因为他正召唤着水系魔法的元素生物,散发着魔力波动,而逼得他必须施法的原因,则是正与他激烈交战的羽虹。
  两个人都认识彼此,仇人相见,分外眼红。飞冲上天的羽虹,见到天海幻僧,立刻出手攻击;天海幻僧似乎吃了点小亏,但也立刻挥动他的魔杖,召唤他的水系魔兽出来反击。
  战况可以说是相当激烈,羽虹张开了雪白的羽翼,由空中俯冲下击,身形变幻灵动,轻易就把天海幻僧的金麟龙兽打爆,直追着他进入船腹,没过多久,船腹内就发生爆炸闷响,火药库被刻意破坏,跟着便是火光沖天,人马惊惶奔逃。
  当炽红火舌吞噬着船只,那艘军舰缓缓往侧边倒下沉没,羽霓与天海幻僧也把战场转移,换到隔壁的那艘军舰再战。
  我穿着黑龙会士兵的制服,混在人群之中,看到天海幻僧的口中溢血,挥动魔杖的手多了几丝惊惶意味,明显是落在下风。
  这是可以预料到的事。六大系魔法中,水系魔法师素来以鬼祟闻名,他们的魔法不能说不厉害,但却不便于正面作战,必须要与人搭档;如果羽虹是与某个强敌作战,天海幻僧在旁施术,见缝插针,保证会是羽虹的心腹大患,十几回合内就可能败退下来,可是要天海幻僧直接面对羽虹的攻击,结果就是现在这样。
  不论是哪一系,魔法师都可以召唤魔兽生物,来作为战斗辅佐。但比较起来,光明系与水系都没有强大的魔兽生物,天海幻僧频频召唤出的根潭人鱼、污名精灵、六臂海怪,全部都给羽虹一一打爆,至于那些召唤魔兽的异能,让人头晕、看到幻象、打喷嚏流泪等等,根本影响不了现在的羽虹。
  水系魔法师碰到同级数的对手,那些鬼祟术法只能在对手精神不集中、心神动摇的时候,才容易成功,这就是为何水系魔法师需要搭档的理由。如果是黑暗系的巫师,就算召唤出的不死生物战败,他们本身还可以凭着杀伤力强大的黑魔法,直接进行攻击,但水系魔法师却没有那种本事。
  本来天海幻僧就不是来此作战的,破除封印与解咒是水系魔法的强项,他率众到此是为了解除暴风雨结界,拿下毫无战力可言的公园岛,根本没料到会在这里碰到强敌。没有邪莲、武奸异魔这样的高手在旁,也没有忍军部队的掩护,这根本不是天海幻僧擅长的战斗,很快就被羽虹打得节节败退。
  如果没有什么意外,天海幻僧再没多久就会完蛋,这一点,我从站在人群当中,一面焦急指挥士兵救援长官,一面露出喜悦眼神的阿巫,得到充分证明,而我的老友也确实懂得作戏,他呼喊指挥的紧张样子,好像天海幻僧不只是他的长官,简直就是他老爸,看见敬爱的长官迭迭遇险,他哀叫得好像死了老爸一样,没有任何人会怀疑他,其实心存谋害长官夺位的奸险念头。
  完成蜕变的羽虹,抖擞精神,在战斗中佔到绝对上风;一身如枫飘红的武斗袍服,与她身上莹发的淡淡炽芒相映,交织成令人炫目的红色,在黑夜中显得分外耀眼,就连身在几里外,也可以看到这边有一团赤芒闪电翔动。
  但比起羽虹身上的红光,人们注意的焦点显然是其它地方。
  火辣辣的暴露穿着,抢尽了人们的目光,当少女曼妙的肢体作出摆动,武斗袍服的下摆飘动翻飞,衣袍缝线中的风系咒文发动,有效中和了袍服下高涨的体温,令羽虹能够甩开顾忌,全力攻击,但不可避免的后果,就是武斗袍服恍若被龙卷强风吹袭,令那半遮半掩的冰肌雪肤,更形性感地暴露出来。
  光滑细緻的一双粉腿,让人无法不去注意;露出半颗的雪白嫩乳,也如一对若隐若现的扑翅小鸽,令人很想去抓在手心把玩;但最是引人馋涎欲滴的部分,则是少女裸露在外的小香臀,雪白细嫩,恰到好处的圆弧隆起,随着战斗的动作而左右摇摆,每一下摆臀都让人留下惊艳的记忆。
  这些性感的画面,对旁观者的影响尚是如此之大,对身在局中的天海幻僧更是致命吸引力。向来只会以水系咒法干扰敌人的他,可能从没想过自己也会有如此被扰乱的一天,好几次我都看他死瞪着羽虹的香艳玉体,看得入了迷,连唱颂咒文都慢了一步,因此受伤流血,甚至差点就被一招毙命。
  至于佔到优势的羽虹,那又是另一种不同的情形。
  每一下飞翔起落,体内的凤凰血流动加速,肌肤上莹发的红芒更为炽烈,几乎让人难以正视;由于被红光所笼罩,所以我很难判别羽虹的脸色,但根据我对她的了解,从她眉梢蕴含的春意、还有奇异的喘息,我知道她的肉体正处于高度亢奋状态,整个人也在连续的轻微高潮中。
  这些徵兆极其细微,除非是与她近距离正面相对,又或是我这个太过熟悉她肉体反应的枕边人,否则绝对难以察觉,但是一些形诸于外的明显部分,却暴露了羽虹身体的秘密,令底下黑龙会的士兵有所察觉,连连发出怪叫。
  「哇!这女人大腿上流得都是水啊!」
  「和人战斗,还湿了那么大一片,真是有够骚的!」
  「连内裤也不穿呢!把她活捉了,一会儿床上不知道会浪成什么样……」
  应该要对海将军援护抢救的士兵们,被羽虹的艳姿所迷惑,污言秽语,一片哗然,听在天海幻僧的耳里,想必是非常火大。
  他火大是应该的,因为士兵们的贪婪视线、羞辱言词,都更进一步燃起了羽虹体内的春情,作为激化凤凰血的动力,令她每一招击出的威力更大,兽王拳横挥直扫,恍若无人可挡。
  黄土大地之上,几个以强悍着称的种族,在战斗中都会进入轻微的兴奋状态,令得他们战意如狂,受伤时候痛觉淡化,虽然感觉得到痛楚,但却极其轻微,而且还会被转化激发出更狂、更兇猛的斗心,在实战上非常占好处,也令敌人无比棘手。这些是他们先天上的优势,人类武道家为了模拟,创出了醉八仙这一类的武术,用酒精去製造这种效果,而法米特·穆·卡休由淫术入手,其理论付诸实现后,就是羽虹这样的超卓女战士。
  兽王拳本已强横,再得到凤凰血辅助,羽虹的力量不住突破,攀至第六级颠峰,天海幻僧全然不是对手,虽然有些实力不弱的部属冒死助阵,但却都被羽虹一招格杀,鲜血洒遍海面。
  眼看天海老妖要完蛋,漆黑的夜空中突然飙射下一道黑影,拦截羽虹。诡异如蝙蝠的飞行身法,黑色皮革的性感装束,我起初以为是邪莲到了,但战斗中的血腥味却没有前次浓烈,加上那被染得漆黑的墨色羽翼,我才知道是羽霓。
  姐妹情深的并蒂霓虹,进行激烈的战斗。照理说,只有第五级的羽霓根本不可能是妹妹对手,但被邪莲吸血,成为邪莲替身傀儡的她,似乎能够从邪莲体内接收邪力,发挥着第六级的力量,再加上羽霓使用了一些不顾肉体伤害,强行催发潜能的霸道功法,战力一下子激增上来,只是稍逊羽虹一筹。
  羽虹变得难以出手,一方面,她不敢出重手伤害姐姐;另一方面,被人控制、毫无顾忌的羽霓,等若是透支生命的打法,每一下出手,都会对身体造成严重伤害,羽虹甚至要尽量避免姐姐运气攻击,以免过度透支,当场身亡。
  这么一来,情势登时改观!
  纵然兽王拳厉害,羽虹却收起攻势,只用婆罗象皮功护体,硬接羽霓的痛击,加上喘过气的天海幻僧从旁协助,羽虹根本是被人压着打,好不容易想到使用兽魔术,但却在召唤中途被天海幻僧的反击咒语破坏,雷羽星矢召唤失败,反而露出空隙,被一身黑皮革劲装的羽霓飞近,一掌打中。
  第六级力量非比寻常,羽霓连中两掌,都还只是身形摇晃,直挨到第三掌,这才「哇」的一声,喷出大口鲜血,血洒长空。
  情形不妙,我预备出手救援,但却遇上一个难题。我若召唤地狱淫神,该有足够战力与天海幻僧、羽霓其一相斗,但天海幻僧的反击咒语,却有可能令我召唤失败,届时黑龙会士兵群起围攻,我虽能自保,但却仍是帮不上羽虹。
  (对了,那个地方或许帮得上忙……)
  我找到同样焦急战况的阿巫,使了个眼色,这名奸险友人登时会意,在下头闹了起来,说是有奸细行刺,要大家捉拿敌人;我率先奔出,绕着岛上路径,朝后山奔去,后头数千人马大队追来,天上的羽虹看到我移动,也在空中且战且走,跟着我的逃跑路线前进。
  单单一名敌人,自然引不起天海幻僧的注意,但他应该也知道公园岛上的秘密,所以第一时间追在我背后。
  「那个谁谁谁,还站在那里作什么?给我带队追啊!追不到敌人你们就提头来见!什么?留守?留你妈啊!和我一起追!」
  阿巫配合我行动,大队人马就这么追逃起来,途中不可免地通过犬族村落,我还向那头万分错愕的国际大奸狗打了个招呼,跟着村落就被狂涌过来的黑龙会士兵践踏而过。
  时间紧迫,我想他们应该没有时间在村内烧杀掳掠,但当我冲出犬族村落,后头大票人马继续追来时,我确实发现他们少了起码三分之一的人数。
  接着,就是侏罗纪公园的好戏上演,当那些原生种的凶暴龙类一一出现,知道厉害的我头也不回地冲过,后头的数千人马变成了牺牲品,在连续死伤之后,黑龙会士兵拿出重装武器还击,眼看一场生态浩劫即将发生,但天海幻僧却赶到现场;知道这些原生龙类身价的他,对士兵发下严令,只许活捉,不许杀死,然后他本人继续追我,而一场生态浩劫,就反过来发生在惨叫连连的黑龙会士兵身上。
  霓虹仍然在天上混战,天海幻僧逐渐追近,我对他的反击咒语存有忌惮,不愿贸然动手,被逼到海岸悬崖边后,只能冒险游斗。
  短暂的战斗,却很惊险,不敢使用魔法的我,被天海幻僧层出不穷的咒术弄得手忙脚乱,还差点被催眠印打中,幸好我另有强援,要唸咒发出致命一击的天海幻僧,突然被一记反击咒语给破法,满脸惊愕地看着奸笑出现的手下副将,浑没察觉自己露出的破绽。
  「老头,你知不知道……其实你真的很讨人厌!」
  在阿巫阴恻恻的冷笑中,天海幻僧被我拦腰冲撞,两个人一起落崖坠海,摔进了公园岛上隐藏的最大秘密,一坪海岸线!
  有过上次经验,我进入那个奇异空间,立刻找地方躲起藏匿,但天海幻僧却不知道厉害,看着远方金碧辉煌的宫殿大笑。
  「哈哈哈哈,我找到你了!花了我半生寻找,海神的宫殿,终于被我找到你了!只要取得半艘幽灵船之力,就连黑泽一夫我都不怕了!哈哈哈哈~~」
  一偿宿愿确实是人间至喜,或许他可以不怕黑龙王,但身边被触动的机关却绝对可怕。正如我们上次闯入的经验,没有準备的天海幻僧触动了十八铜人阵,被那些机关铜人围起来痛殴。
  这个机关阵,堪称是魔法师的剋星,尤其是水系魔法师的天敌,因为水系魔法不擅杀伤,而那些百变千幻的鬼祟术法,根本拿这些铜人没有办法,只见刀、枪、剑、棒、斧、钺、钩、叉,十八种不同兵器被握在力大无穷的铜人手中,乱挥砸下,方纔还不可一世的天海幻僧,很快就变成了血人。
  如果不是因为黑色羽翼的堕落女战士闯入,帮他招架住铜人阵的围殴,天海幻僧就要亡命当场。
  在羽霓之后,负伤的羽虹也来到这空间,和她姐姐一起陷入铜人阵中,两名第六级修为的姐妹连手作战,拳掌横扫,合作无间,十八铜人阵登时被破。
  但这却实在不是一件好事,因为十八铜人阵被破解,代价就是连锁发动机关,声势雄壮浩大的一百八十罗汉大阵,瞬间浮出地面。受到不明力量保护的铜人们,刀剑不伤、魔力不侵,将他们三个人包围在中心,爆发更严苛的大乱斗。
  蜕变之后的羽虹,没有体温焚身的后顾忧虑,力量确实暴增,没有任何一个铜人能侵入她周围三尺;只是当她为了保护姐姐,逐渐被扯入大阵中心,各种精巧的阵势攻击覆天盖地而来,即使她有意振翅飞翔,也再没有脱逃机会了。
  受到控制的羽霓,不但力量提升,还是一个悍不畏死的好护卫,竟然拚命掩护天海幻僧。
  三个人在阵中竭力苦战,虽然看不出有扳平局势的迹象,但奸狡的天海幻僧居然留有后着。
  「吼~~~~~」
  黑龙会的生物改造实验,其结果他好像也用在自己身上了,在一声虎吼之中,那个瘦小乾瘪的老头,身上瞬间覆盖起兽毛,部分地方还长出鳞片,变成一个狼头虎身的半兽怪物,威猛地挥动手中魔杖,击退週遭铜人。
  变身后力量激增的天海幻僧,逐渐在罗汉阵中杀出血路;凭靠羽霓作牺牲,再巧妙利用羽虹对姐姐的掩护,竟然被他成功抢往阵势外围,不久之后,重伤的天海幻僧在变身效果解除同时,险险闯出了罗汉大阵,看着被一百八十具铜人围殴涌没的霓虹姐妹,发出得意的狂笑。
  「哈哈哈,我先行一步,你们姐妹……呃!」
  太早得意的笑声,被额头上带血刺出的一截雪亮枪尖给打断,明显没资格当个优秀追迹者的天海幻僧,在他最接近毕生梦想的一刻,毫无警觉地被干掉,这点想必会令外头岛上的阿巫欢喜若狂。
  躲藏在暗处的我,始终不敢现身的理由就是为了这个。没有人保证这里只有一座机关,罗汉大阵诚然厉害,但如果第二道机关阵比这更恐怖,我无论如何都不想成为牺牲品。
  被刺穿头盖骨毙命的老朽尸体滑落,数柄长枪、钢叉、重戟齐下,很快就把尸体打成一滩血肉模糊的东西,而我则瞪大眼睛,错愕地望向那十几个离奇出现,浑身笼罩在一层金属光泽中的裸女战士,心里浮现难言的熟悉感觉。
  作者后话:
  经历了两个月的时间,又与读者朋友见面,真是阿里布达作者的不胜之喜。
  我想不用眼睛太锋利的朋友也能发现,阿里布达又换了画家,这点并非我的初衷,因为我实在不愿意自己笔下的人物有太多形象,但总之……事情就是自然而然变成这样了。
  新画家的笔风我很喜欢,虽然以目前而言,他笔下的人物稚气稍重,画成熟女性时会出现问题,但是他的工作态度认真,愿意把书看完,自己根据书中情节来设计绘图,对于作者而言,这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人才,我很愿意与他合作,进行阿里布达年代记的重出工作。
  本集的封面,是李华梅与鬼魅夕的对峙。一如当初年代祭第六集阿雪的封面,本集封面在出版之后,想必会发生不少争议,其中最主要可以想见的问题,大概又是胸部尺寸吧。
  我从不让画家背负不需要背负的黑锅,所以要再次澄清一下,鬼魅夕的画法,是我所坚持与指定的,理由……因为书中的设定是这样。
  「因为身材瘦小、腰又纤细,抖动起来的视觉效果,几乎让我当场就喷出鼻血……想像一个尚在发育的清纯少女,却挺着一对哈密瓜似的硕大乳球,大概就是那么刺激!」——摘自阿里不达年代记·第二集·第五章身为作者,我认为书面与插画的人物符合原作设定,那才是最重要的。童颜、巨乳、细腰,鬼魅夕的画我早就想试试看了,这一次终于实现,我个人非常喜爱。
  每个作者多少都有些喜好,或者该说是恶癖,总之呢,能够容忍的朋友,就请对作者的恶趣味莞尔一笑,觉得实在难以忍受的朋友,那我们……就两个月后再见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