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东昌府新闻网 !
您现在的位置: 东昌府新闻网 > 社会舆论 >
“爸爸,终于看到你” 92岁烈士遗腹女“找到”
作者:东昌府新闻网发布时间:2019-08-19 18:00文章来源:

  “爸爸,终于看到你了” 92岁烈士遗腹女“找到”了父亲

沙朝夫在清理外公墓碑周围的杂草。

申桂兰看到父亲的照片泪流满面。

申朝宗烈士生前戎装照。

  在徐州铜山区棠张镇的一处农家小院里,92岁的申桂兰独自坐在凉椅里,院内外大树上的蝉鸣此起彼伏,老人的心绪却非常平静。连日来,申桂兰经常这样坐着,她的身子长时间不动,只是偶尔用手轻抚手里的照片,拭去上面不知何时滴下来的泪水。这是一张并不清晰的黑白老照片,上面的年轻人一身戎装,模糊的画面也掩盖不住主人公眉宇间的英气。他就是申桂兰的父亲——牺牲在南昌起义中的革命烈士申朝宗。

  1927年,申朝宗牺牲时,申桂兰还没有出生。父亲没在家留下过任何相片;92年来,在申桂兰心里,父亲的形象就是一张空白纸,连一个可以寄托想象的影像都找不到。将近一个世纪里,申桂兰家人都尝试为她寻找那个“影像”,远在东北生活的哥哥曾四处寻访,最终也带着遗憾离开人世。

  92年,这是将近一个世纪的心愿,最终由几名热心志愿者帮老人圆了梦。徐州摄影爱好者孙明永偶然得知了老人的故事,通过个人自媒体发布在网上,没想到被另一名网友高治中留意到。高的祖父正是申朝宗的战友,更令人惊喜的是,高家还珍藏着当年祖父在黄埔军校求学时的照片,里面正好有一张申朝宗的半身戎装照。在今年6月,经过孙明永联系,申桂兰终于见到了让她魂牵梦绕了近一个世纪,那个记忆深处缺失的“父亲”。

  紫牛新闻记者 马志亚 文/摄

  A

  92岁老人的世纪守望:“看一眼那个高大而遥远的父亲”

  赵店村位于徐州云龙区潘塘街道办事处,这里是申朝宗烈士的出生地。在村里一处不大的韭菜地里,竖立着一块烈士墓碑,这是云龙区政府在2016年清明节立下的石碑,为了纪念革命烈士申朝宗。

  紫牛新闻记者看到,这块墓碑上没有任何简介,如同申桂兰家人对长辈缺失的记忆一样。申桂兰的二子沙朝夫告诉紫牛新闻记者,对外祖父的传奇经历,更多是小时候听远在东北成家的舅舅申桂芝讲述的。“他从少年开始,就跟同龄人不一样,那时候就想着‘自强救国’”,沙朝夫表示,外祖父在家求学时就是一股“热血劲”,“他重视锻炼身体,干什么事都飞跑着,还落下了一个‘飞毛腿’的外号。”申朝宗还给儿子起了小名“广东”,寓意自己在广东的革命经历。

  对于申朝宗的革命经历,沙朝夫更多的是通过家人查阅资料,渐渐有了一点了解。结合沙朝夫的介绍以及查阅相关资料,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,申朝宗烈士出生于1903年,192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是黄埔军校三期学员,毕业后担任教导队副大队长,教导大队改编后任74团副团长,江苏省委军委负责人。1927年南昌起义中,申朝宗壮烈牺牲,年仅24岁。

  申朝宗牺牲时,在老家赵店还有一个几岁大的儿子,而申桂兰当时即将出生。沙朝夫听舅舅讲述过,申朝宗的棺椁是从广州运抵徐州老家的。沙朝夫的舅舅成年后,曾经多次找寻关于父亲的资料和记录。紫牛新闻记者查阅资料发现,《粟裕将军战争回忆录》一书中,曾记录有关南昌起义前后片段:“二十四师是我党控制的武装力量,叶挺同志是师长。当时各地的进步分子多遭通缉或追捕,为了收容两湖地区的被迫害的青年学生和工人,培养党的基层军事干部,在二十四师成立了教导队。不到半个月,就有了一千多名学员,几乎是清一色的党、团员。党组织十分重视这批新生力量,派了坚强的政治、军事干部来领导。记得当时大队长是孙树成,副大队长是申朝宗,中队长有李鸣科同志等。我(粟裕)任班长。”

  B

  92年的愿望成真:志愿者接力找到烈士遗照

  申朝宗牺牲后,申桂兰和哥哥申桂芝都是由母亲拉扯大的。那是一段艰难的岁月,申桂兰的记忆里,父亲形象高大而遥远。在母亲操持下,哥哥很早就到东北成家立业,申桂兰则在老家组建家庭。申桂兰育有六个儿子,六子都在村里成家,如今整个家族已经迎来了重孙辈。

  随着岁月流淌,家人们愈加渴望了解申朝宗的经历和事迹,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找到一张申朝宗的照片。为此,申桂芝和家人曾多次外出寻访,他们也曾找到申朝宗战友的后人,然而,找一张照片的愿望似乎越来越渺茫,十多年前,申桂芝是带着遗憾离开人世的。

  申家的愿望,因为沙朝夫和一名志愿者偶然几句闲聊,柳暗花明。

  57岁的孙明永是徐州一名摄影爱好者,从军近30年,退伍后他喜欢拍摄社会人文题材的作品。今年3月份,他在徐州行政中心附近拍摄时,遇到了当保安的沙朝夫,原本两人只是闲聊几句。孙明永却对沙朝夫外祖父的革命事迹非常有兴趣,他到网上查阅相关资料,并到赵店村实地走访。随后,孙明永将这段经历写进了自己的自媒体号上。

  孙明永的文章引发了很多网友关注,很快,一名叫高治中的网友联系到他。高治中是睢宁人,现在上海工作,他告诉孙明永,自己的祖父高觉民正是申朝宗的黄埔三期同学。高治中得知申家一直希望寻找到申朝宗的照片,他联系家人查找家中收藏的资料发现,家里正好有黄埔三期部分学员的照片,其中,正好有一张申朝宗的个人半身戎装照。

  很快,孙明永就带着高治中回家亲自拍摄并发送过来的照片,来到了申桂兰家。就这样,跨越了近一个世纪,已经92岁的申桂兰终于第一次看到了父亲的形象。

  C

  父女终于“相见”:老人每天拿出照片抚摸好几遍

  “母亲第一次拿到照片的时候,在手里握了好几分钟,其他家人很快就忍不住哭起来了”,沙朝夫告诉紫牛新闻记者,外公对整个家族来说曾经是那么遥远,看到了他的半身像时,家人们突然觉得这是让大伙魂牵梦绕的一个亲人。

  对于申桂兰来说,父亲在大部分时间更像是一个符号。作为革命烈士,父亲一直以来作为一名英雄,受到他人的尊崇和敬仰。长久以来,申桂兰对父亲也保持着和他人类似的情感,崇敬而陌生。父亲这样第一次出现在自己面前,申桂兰觉得难以接受,沙朝夫说,“母亲的心情很复杂,有委屈、有埋怨、有思念,这是她想了一辈子的父亲。”

  因为是近一个世纪前的黑白照片,申朝宗的影像看起来很模糊,孙明永将照片做成了书本大小并进行塑封。申桂兰拒绝将照片放大,她告诉家人,塑封照片由她收藏。从拿到照片开始,申桂兰每天都要多次拿出来,独自一人,静静地看着,来回抚摸着新手网赚论坛

  “我们家族看起来对外祖父都很陌生,其实他一直在影响着后人”,沙朝夫告诉紫牛新闻记者,作为革命烈士,整个家族都因为外祖父感到自豪。母亲拉扯6个孩子时,潜移默化下建立起清正的家风。“我们六兄弟都住在村里,都是平凡普通的家庭,从小母亲就教育我们,做人做事要‘正’,不能辱没了外公的名声”。

  92岁的申桂兰,是村里年龄最大的老人,但是她耳不聋、眼不花,生活还能自理,思维还非常清晰。沙朝夫告诉紫牛新闻记者,老人身体很好,平时独自居住在祖宅里,不过母亲生活并不孤独,儿子儿媳几乎每天都要轮番上门。六子中,年龄最大的已经72岁,最小的也有52岁,“每天我们兄弟都要上门喊一声‘娘’,不然一天都会觉得空落落的”,沙朝夫说,他觉得家里还有一个这么大年龄的母亲,对后辈们来说本身就是一种骄傲和幸福。

  申桂兰老人对现在的生活相当满意,每年国家对烈士子女的抚恤也还不少,加上退休养老钱,足够老人生活,从老人慈祥善良的脸上,我们也看到了她老人家的满足。

 


上一篇:拾柴插秧回归“原始” 另类夏令营不一样的“修
下一篇:没有了
友情链接:   |
Copyright 2006 - 2016 qkckj.com,All Rights Reserved
本网站由东昌府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